• <menu id="g88uq"></menu>
  • |

    【瑞麗守邊人】鄧有恩:“什么時候出院,我還要去守邊”

    2021-04-03 來源:掌上德宏

      沿邊境線不分晝夜來回巡察,日均行走近三萬步,休憩處是一頂簡陋帳篷、一只小板凳,這就是德宏“守邊人”的日常。1月19日晚,德宏州司法局干部鄧有恩例行巡邊檢查時,突發心梗緊急送醫,接受心臟支架手術,現身體恢復中。

      2020年9月以來,德宏瑞麗市邊境疫情防控形勢異常艱巨。90后鄧有恩自告奮勇,連續三次請纓支援邊境防控,堅守在疫情防控卡點一線,用責任和擔當筑起邊境疫情防控的銅墻鐵壁,守護祖國西南大門。

    右一為鄧有恩

      “我年輕,沒成家,我去守邊”

      “我年輕身體好,又沒成家,我去支援守邊。”鄧有恩聽到守邊號召后先后三次報名前往,“一生能有幾次國家需要你的挺身而出。”鄧有恩擲地有聲地說道。

      鄧有恩值守的時間大多是晚上八點至早上八點。夜色來臨之際,他便和隊友拿著手電筒在邊境線上來回行走,仔細檢查邊境設備是否損壞,周邊是否有可疑動靜。

      “每天大概要行走十公里左右,要是遇到霧天或者雨天等天氣就更要花雙倍力氣。”打開記憶匣子,鄧有恩說,極端天氣空氣濕冷,雨水多,能見度低,光輻射范圍短,他們巡視的頻度就會更高、更密集,不給偷渡者留下任何機會。

      “實在撐不住,就靠在椅子上瞇會”

      瑞麗邊境線上,夜晚寒風瑟瑟。“穿的外衣厚重不透氣,巡走幾圈就濕透了。”鄧有恩和隊友每晚輪流在火塘邊烘衣服,平均兩個小時就要烘一次。

      “實在撐不住了,我就用帽子遮住眼鏡,在椅子上瞇一小會兒。即便這樣,也一定會把手電筒和甩棍放在身旁。”鄧有恩說,凌晨兩點至早上七點是最難熬的時段,困意止不住地侵襲而來。為了保持清醒,鄧有恩不斷地喝水上廁所,不停地巡視。

      “有時一晚上警報聲會響到三百多次。每次只要一聽到響動聲,鄧有恩就會第一個沖到警報處查看動靜。”與鄧有恩一同值守的同事說,他們不敢有絲毫懈怠。

      邊境線上風沙大,蚊蟲螞蟻多,有時還會遇見蝎子和蛇。盡管環境艱苦,鄧有恩卻連續申請駐守了半個月。談到守邊經歷,鄧有恩云淡風輕地說:“我只不過是做了自己應該做的。”

      “人手不夠,我還能堅持”

      在邊緣處堅守的人就是英雄,但再強大的英雄也會有脆弱之時。1月19日晚,鄧有恩如往常般值守夜班開展例行巡邊檢查,突然胸口劇烈疼痛,全身乏力走不動路。

      “我強忍著疼痛從帳篷拿出椅子小憩,想著可能是過度勞累,休息一會便會好轉??墒翘弁床]有減弱反而加劇了。”隊友發現后緊急將他送往醫院檢查,確認無大礙后吃了些藥就返回住所休息。

      第二天,為了不耽誤守邊,鄧有恩繼續值守巡視,但病情未能得到緩解,甚至還出現嘔吐癥狀。隊友們擔心他的身體狀況,紛紛勸他前往醫院檢查。

      鄧有恩擔心人手不夠,自己的貿然缺席會給隊友添加負擔與麻煩,便堅持駐守到替換人員的到來。在同事的陪同下,鄧有恩再次到醫院檢查,被診斷為心梗,做了心臟支架手術。

      “等痊愈了,我還要去守邊”

      鄧有恩出生在騰沖普通農民家庭,農村成長的經歷以及父母良好教育培養了他淳樸踏實、吃苦耐勞的性格。得知鄧有恩生病的消息,父母第一時間火速趕往醫院。

      手術室外,父母在走廊不停地來回走動,眼球遍布紅血絲,滿是擔憂。但在見到兒子的那一刻,父母卻將憂慮隱藏起來。他們走到虛弱的鄧有恩身邊,緊緊地握住他的手,堅定又溫暖地安慰道:“不要害怕,我們來了。”

      經過一個多星期的治療,鄧有恩的病情正慢慢好轉,目前已出院療養。“單位團結積極、和諧互愛的帶頭氛圍讓我深受鼓舞,帶動了我多次主動申請守邊。這次死里逃生也多虧了組織的幫助與同事的細心照顧。”鄧有恩輕輕用手揉了揉眼睛說,希望能盡快重返崗位,再度與“戰友”并肩作戰。“等我出院,我還要和同事們去守邊。”

      提到鄧有恩連續三次申請去守邊,同事們一點都不意外。“小鄧勤勞負責、上進、有愛心,是咱們的’后勤’小能手。”說起鄧有恩,同事們毫不吝嗇地贊揚。

      病毒如利刃,在原本有序的生活中劃出一道裂痕,但青年人的光芒正通過這道裂縫灑向人間。90后的鄧有恩與無數個“守邊人”一道,在國家需要的時刻挺身而出,用英勇無畏與無聲奉獻書寫抗疫精神,用錚錚行動釋放閃閃發光的邊境溫情。

    德宏傳媒集團全媒體記者  胡佩靈


      關注我們

      狠狠任你日线观看免费.国产超碰女人任你爽.任我橹在线视频精欧美.东北女人不戴套自拍精品.任我爽橹视频在线播放